您的位置: 首页 >  远佞人 >  正文内容

把握自己生活的话题作文

来源:星际医生网    时间:2020-09-19




把握自己生活的话题作文

  篇1:我将颠倒众生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等我长大以后,我会颠倒众生。

  我只不过是固执地相信着,我总有一天会从我生活的这个衰败的、陈旧的世界里飞起来,并且毫不留恋地把这个世界抛到身后。

  1

  我想我必须从我的父母开始。因为这对给了我生命的男女做到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那就是在我的灵魂深处埋下了一个天大的错觉。我的爸爸妈妈从事一种比较特殊的职业,他们是作家。不必惊讶,你们没有看错,两个都是。也许是因为所谓的见鬼的遗传基因,我在一岁半的时候会背若干首唐诗;在两岁的时候把《快乐王子》和连环画版的《爱丽丝梦游奇境记》一字不差地背下来;两岁半的时候认得了差不多五百个汉字;四岁的时候,由于妈妈是《红楼梦》的死忠粉丝,她总是给我念那本千古绝唱里面某些吃喝玩乐的片断。

  不要误会,我绝对不是在炫耀,我只是想说,这其实是我所有伤痛,甚至是悲剧的开始。可是由于职业的关系,他们俩不约而同地用一种无意识间雕琢过,并且精心修饰过的方式感受这个世界。很多时候,他们俩都不大能够意识得到他们自己和他人之间的区别。他们常常旁若无人地使用非常书面,以及非常抒情的语言在人声鼎沸的公共场合聊天。

  比方说,在污浊的清晨的菜市场,发现某种新鲜的蔬菜,妈妈会自然而然地说某个古人曾经用什么样的句子形容过这种菜,然后爸爸长叹一声,非常配合地感叹中文真是博大精深,这个古人真是细致入微等等等等。

  我不知道我是否表达清楚了我想说的话。我的意思是,当一个年幼的小孩子身处菜市场的时候,她当然也看到了在这个清晨的菜场那些尘世的喧嚣,那些自行车的水泄不通,那些讨价还价的声音,那些赶着时间送儿女上学的爸妈,那些因为缺斤短两等等原因而起的争执,那癫痫专科医院哪个好些看热闹的人们。可是如果她的父母总是漫不经心地从不关心蔬菜和蔬菜间那一点点的价格的差别,而且他们还硬是要对着一棵新鲜蔬菜赞美中国文化……

  所以,从一开始我就搞错了一件事,我不知道我其实也活在那个别人眼里惟一的、真实的世界里。我对别人眼里的这个惟一的真实异常地淡漠,直到现在。

  2

  我寻求的东西很简单,只不过是奇迹而已。

  所谓奇迹,就是指庸常到不能再庸常的生活里,一些非常奇妙的瞬间。在那样的瞬间里,我们生活的世界跟文字里的世界产生了一刹那的无比优美的重合。在这样的瞬间到来的时候,我能清楚地听见这两个世界“咔嚓”一声,像两个金属的齿轮,准确无误地链接上了。比如说,我三岁那年,某一天中午,当时家里请来带我的阿姨像平时一样给我围上吃饭用的小围嘴,但是突然间,我在阿姨的眼睛里看见了两个小小的、淡淡的自己。我于是非常惊喜,甚至可以说煽情地跟她说:“阿姨的'眼睛里有宝宝。”我想这个阿姨注意到了我的语气里那种微妙的变化,因为这种孩子的煽情在很多情况下都会感动一个大人,于是阿姨非常配合地看着我的眼睛,慢慢地,并且专注地说:“宝宝的眼睛里也有阿姨。”那一瞬间我幼小的身体里感受到了一种非常庄严的东西。

  五岁那年,爸爸把我放在自行车的横梁上,我们一起从一个斜坡上飞速地滑行下来。爸爸故意不捏闸,任由自行车没头没脑地冲到面前的院子里。我开心地尖叫着,然后我看见,那个院子里面开满了槐花,我和爸爸是在满地的落着的槐花上边飞翔。那个时候自行车变成了一个饱满的弹弓,而它刚刚发射出去的那颗石子,就是我的心脏。奇迹来了,又来了。我又一次地活在了化学实验室的真空里面。没有日常生活的繁琐,没有所有那些我厌倦的东西,只有奇迹,只有干干净净的激动、狂喜,还有满地落花,还有满院子默契的静谧。

  我终有一天会变成一个文字的意境。我终有一天会变成我所痴迷的那种瞬间的一部分。然后,我就可以全心全意地、瑰丽地绽放。

湖北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3

  我的弟弟不是人,是一只玩具小熊。20年来,他是我最亲的弟弟。我发誓要尽我全部的力量来保护他。因为我和他之间,血浓于水。虽然他的身体里没有血,只有棉花。

  当然了,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人能够理解这件事。小的时候他们管这叫孩子气,长大了以后他们也不知道这叫什么了。21岁那年,我的弟弟已经很陈旧了,身上很多地方的毛都已经脱掉。一只耳朵已经被缝过很多次,并且依然摇摇欲坠。但是在我心里,他仍旧是那个四岁那年娇嫩欲滴的弟弟。我当时的男朋友跟我开玩笑说:“如果你不做晚饭的话我就蘸着蛋黄酱吃掉你的这只小熊。”于是我勃然变色。我恶狠狠地告诉他:“你敢碰他一下我就杀掉你。”

  接下来发生的,当然是一场战争。其实我能够理解他,因为一只玩具熊受到性命的威胁,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当然是难以接受的。最后他很冷静地对我说:“你是一个冷血动物。” 我无辜的弟弟呆呆地坐在小床上,他不能理解因为他而起的这场纠纷。我把小小的他抱起来,贴在脸上。弟弟,有你冷血的姐姐在,你什么都不用怕。

  冷血动物。从小到大,不只一个人这么说我。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是真的以为他们都是对的。

  篇2:我的生活我做主

  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生命不息,工作不止,人生的第一要务就是工作,稍稍一闲下来,似乎就有一种犯罪感,好像生命被虚度了浪费了,生活成了工作的附属,这种本末倒置的工作哲学,不由得让人想起南美洲的翠波鸟。

  这种鸟,全身翠绿,并带有一圈圈灰色纹理,就像一层层波浪,因此得名翠波鸟,波翠鸟体长不过五六公分,可它们建造的巢穴比自己身体大几倍,有的甚至是十几倍,为了修筑足够大的巢穴,它每天忙忙碌碌,一心一意地筑巢,就像一个只知道奔波而不会享受生活的人。

  一只小鸟,干嘛要修那么大的巢穴呢?

  原来,翠波鸟是一种爱攀比的鸟,容不下别治疗羊癫疯病的医院那里效果最好人的巢穴比自己的大。当一只鸟独处时,它的巢穴只有自己身体那么大,只需要容得下自己就行;当两只鸟在一起时,却无休止地扩建巢穴,我见你的巢穴比我的大,我就建更大的巢穴,就这样互相不服气,建的巢穴一个比一个大,成天忧心忡忡就想着怎样比过对方,什么也干不了,什么也不想干,就像人与人之间赌气一样,直到一方因建巢穴累死为止,另一只鸟立刻停建巢穴,建巢成了翠波鸟生活的全部,除了筑巢,什么也干不了,完全成了工作的奴隶。

  生活中,一部人总以别人为参照,把别人的目标当做自己的目标,把别人的高度当做自己的高度,一生忙忙碌碌,一年到头面朝黄土背朝天,被工作绑架,活得很累,从没有享受过生活的快乐,其实又何苦呢?做自己生活的主人,不做工作的奴隶,快快乐乐地过好每一天,不是更好吗?现在,就让我们大声喊:我的生活我做主,我才是自己生活的主人。

  篇3:一个人的春天

  咖啡馆里并不常见老先生。

  他来的时候,穿一件浅蓝夹深灰的格子衬衣,深灰西裤,没有系皮带,而是用了深米色的皮质外用背带。

  老先生头发已经灰白,没染,国字脸上有很深的法令纹。他自我介绍姓方,我们便称他为方先生。

  方先生在某个下午轻轻推门而入,接下来的几天,总在午后的三四点钟准时到来。他点一杯蓝山咖啡,不加糖与奶精,手机随意地放在桌上,是很老款的诺基亚,早已下线,却不知他用什么办法保持它的崭新与清洁。打过几通电话后,会有一两个人来与他碰面,从偶然传来的只言片语,我知道他是一个来出差的生意人。

  咖啡馆优稚宁静的外衣下,有一颗八卦喧嚣的心。大家纷纷好奇一位年长的男人,经历了什么样的半生,才会习惯于在异乡的咖啡馆里谈生意。

  那日,方先生约的人似乎爽约了。他喝完咖啡,百无聊赖地坐在靠窗的桌边。他的手机仅有接打电话功能,他也没有随身携带笔记本电脑的习惯。

儿童良性小孩癫怎么判定  咖啡馆的旁边有一所小学,正逢学生下课。家长领着小学生从窗前经过,不时有孩子将脸紧贴在落地窗上,苹果似的小脸蛋挤成了一个比萨饼。

  “有点吵。”我抱歉地说。

  “我喜欢。”方先生笑笑。

  “您一个人出差?”我问。

  “去年冬天,我太太走了,我把本来已经交给儿子的生意接过来。一个人在家待不住,尤其……”他顿了一下,深深的法令纹为笑容蒙上了一层阴影,接着说道,“这春天来了。”

  “夫人很漂亮吧?”这时候,他一定愿意谈谈与她有关的事。

  “晤,很爱漂亮。”他沉静的眼眸里跃起一丝顽皮的火花,仿佛要故意保留自己的赞美,以免让她太过骄傲。“她每天晚上都问我第二天穿什么,然后熨烫整齐挂在衣帽钩上。有时候我不耐烦,年轻气盛的时候还经常为此吵架。现在,她走了,每晚睡前准备好第二天的衣服倒成了我的习惯。”

  “您是我所见过穿着最优雅的老人。”我想换个话题。

  “她听到要高兴死了,比夸她自己还高兴。”方先生把话题又拉回太太身上。

  得知方先生明天就要离开,我请他吃一块大理石芝士蛋糕,算作饯行。他点了一杯鲜榨西芹汁,说这是一顿健康而完美的晚餐。

  我转身欲走,他忽然又开口了:“你一定在想,我一个人,为什么还要这样注重保养?因为如果我的生命没有熄灭,她的记忆就不会死亡。”我什么也没有说,想说的话,被一种美好而感伤的情绪,紧紧地凝结在喉管。

  那一天晚些时候,我打电话给一位对婚姻持否定态度的朋友,讲了方先生的故事。

【把握自己生活的话题作文】相关文章:

1.

2.

3.

4.

5.

6.

7.

8.

© zw.xynvk.com  星际医生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