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远佞人 >  正文内容

逃离(一)

来源:星际医生网    时间:2020-10-20




  闷热的六月,坐在教室里头顶着那扇似乎永不停歇的风扇,似乎这样的热风吹得人更加烦闷,让人烦躁不安。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一套又一套机械地做着试卷,汗水黏腻腻的粘在身上,让人感觉到像是活在地狱。好在不久这种日子就彻底一去不复返了,马上就要迎来高考,一想到这里心里就涌起压制不住的激动,因为上了大学就可以干自己喜欢的事了。
  
  看着右前方的阿皮也正顶着一头汗水在疯狂地刷着题,过了一会他似乎感觉到有人在看他,慢慢转过头来,发现我正看着他。他调皮的笑了笑,低着头继续做题。教室里的每个人几乎都在书写着、思考着。每个人为了自己的梦都在挣扎着,每个人都懂,挣扎出去了才有可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我不敢懈怠,又低着头陷入题海,融进这平静但有热情的氛围。
  
  终于熬到了考前三天,送走了当时并肩作战过的朋友,吃过散伙饭,离开的时候我已经走了一段距离了,我们组的一个女生叫住了我:“三堇,离开了,你就再见不到我了。”我回头看了看灯光下她正闪着光,我心里一酸没有说话,低着头离开了。
  
  回到家里看着毕业照盯着喜欢的人的那张脸,凝视了很久很久,听着《送你的独白》,真的听到眼泪掉下来,难过地在床上打滚。
  
  也许遗憾总是和青春绑在一起,再见了,我的高中时代。
  
  高考前放三天假,心里似乎堵着什么,闷得透不过气。我打电话给阿皮,让他和我去骑自行车散心。
  
  阿皮是我从小和我长大的玩伴,我们有共同的爱好,共同的言语。最重要的是,他和我一样喜欢亲近自然,喜欢看陌生的风景。我曾想过和他一起闯天下,让很多很多的地方都留下我们二人的足迹。
  
  那是一个午后,我们穿行在一条乡间公路,公路两旁栽着两排高大的杨树,抬起头看天空只有一条缝,我看到的天空也只是一条缝。风就从这条路的尽头吹来,杨树叶子一路哗哗作响,整个人感到无比的轻盈。公路两旁就是黄灿灿的麦田,麦浪翻滚着,我们二人没有多的言语,只是在静静感受自然的气息。骑得累了车子撑在路边,躺在一片草地里,看着天。这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天也不知不觉暗了下来。
  
  “三堇,上了大学你最想干什么?”阿皮侧过脸问我。
  
  “我最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看不同的风景。”
  
  “嗯,我也想。”
  
  “那咱们俩就一起去,走遍全国。”
  
  “嗯,走遍全国。”
  
  晚风咸咸的,吹散你我身旁余热。
  
  之后在家调整了两天我们便走进了高考的考场,一切顺利结束了。
  
  成绩出来后我们二人成绩都差不多,于是报了同一所学校同一个专业。
  <癫痫病症状有哪些的啊br>   憧憬了一个炎热的暑假,最后我们意料之中的就被分到了同一所大学同一个班。开学报到那天一走进校园,迎面扑来校园就像是一座花园,立马瞬间升起莫名的感动,自己拼死拼活终于考上了大学。我也将在这里度过三年,实现我的梦想。身旁的阿皮也欢呼雀跃,催着我赶紧往里面走。
  
  我们在校园里转悠着,感受陌生的校园带给的新奇,校园到处是洋溢着笑容的脸,父母的笑脸,孩子的笑脸。
  
  办完所有的入学手续,我们提着行李进了分配好的宿舍。当然,我们也被分到了同一个宿舍。或者是巧合,或者也是冥冥注定了的。
  
  当天下午就开始了军训,太阳晒得睁不开眼,汗水像虫子一样在身上爬。每天吃饭训练两件事重复着,晚上稍微洗漱之后倒头便睡,真希望这样的生活赶紧离开。终于,半个月的军训熬过去了,我们的大学新生活也将开始。
  
  军训结束的那个下午,换上平时的着装,瞬间感觉轻松了许多,我们一起去领了新书。
  
  仔细翻看着新发的书,书中散发的清香,我们便开始期待自己的新生活,心里充满着无限的欢愉。
  
  我没有想到的是大学却完全不是电影里面演的那样唯美励志,老师们总是漫不经心的在讲你永远听不懂的东西,而且讲的是那么枯燥无趣,到了期末老师划重点的时候我都睡着了,老师的讲课功力可实在不敢恭维,以至于一学期下来书还是新的。那些不点名的课我也就不去听了,不是我不给老师面子,实在是去了也听不懂,还不如呆在宿舍来的自在。有时候早上不想起床,索性也就不去上课了,慢慢的听到自己被点名的消息也渐渐麻木了。后来还本着锻炼自己的想法加了一些学生组织,结果加进去之后也就是搬搬桌子,撑撑帐篷什么的,真正就是一苦劳力,还出力不讨好,还得看人脸色,同样是学生有的人真把自己还当爷了,那些比你就大一级的所谓的学长学姐的说话就颐指气使,老气横秋,实在看不惯那些嘴脸,我不干了还不行?就这样,一学期很快结束了。结果我是并没有认真听过一节课,最后还挂了科,所谓的锻炼恐怕就是锻炼了忍受别人对你指手画脚的能力。阿皮却是班里的学习委员,整日认真听课做笔记,每次回到宿舍也不说什么话掏出书本就开始认认真真的计算,早晨我还在梦中的时候他却早已起床背单词了,下午我还在听歌发呆的时候他早就去了教室上自习,直到很晚才回来,学期末的时候他理所当然的拿到好成绩。而我,就是那公认的渣到地底下的学渣。他似乎也在不经意间和我疏远着,我不知道该和他聊些什么,难道我要和他去讨论高数题怎么做?其他的室友好像整日都在打游戏,逃课,看小说,睡觉,而我也逐渐融进他们这股洪流,无法自拔。
  
  放假回到家我没有跟家人说我挂了科,我不敢,每次妈妈问我在学校学习忙不忙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她回答。
  
  河南癫痫医院治疗费用可能是高考完后我的那股劲头突然泄了,似乎一时间没了目标。大学课堂也是那样枯燥无味,老师在讲台上唾沫横飞,教室里干什么的都有。也可能真的是不适应那种没人管教的生活,可是自己当初不是正想要这种生活吗?有时真的怀疑上大学究竟是不是一件正确的事情,或者说只有我们这种二流大学是这个样子?有人说,大学是一座养老院。我看到的真是这样,大部分人真的是在虚度着时间,浪费着青春,我也是。不知道在多少个辗转反侧的夜晚,我问自己,“为什么我变成了这个样子?是什么让我变成了这个样子?我究竟想要什么样的生活?这样颓废下去总有一天我都会认不出自己。而阿皮却是一个例外,他没有涌入那股洪流,他照样保持着自己在高中时的学习习惯,成绩一直在班里不错,是所有人眼中的学霸。他这样我真的很佩服,可是由于没有和我在一起“同流合污”,我们的关系也慢慢有些淡了。
  
  假期很快结束,阿皮告诉我他准备考什么什么证,他说别人都在考,问我考不考,我笑了笑,没有回答。接下来的日子看到他整日早出晚归,完成学姐学长给他布置的任务。原来他加入了学生会,在路上的时候经常看到他和一些人在打招呼,说是学生会的主席还是什么部门的负责人,总是就是很厉害的一个人,说这话的时候他掩饰不住的骄傲。
  
  这些都是他想干的,我和他也是越来越远,我坐在阳台看着窗外出了神。曾经还说好一起走遍中国,他这样子怕是早已经忘了,我这样想着。与其我这样空耗着时间,浪费着生命,不如我离开去做一些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事,心跳加速了。一想到有关于梦想的事情,就止不住的激动起来。
  
  我把阿皮叫过来,他放下手中的笔,搬了个椅子在我旁边坐下。
  
  “阿皮,我要走了。”我说。
  
  “走?走哪去?”他很纳闷。
  
  “你忘了我们说好一起走遍全国了吗?”
  
  他很尴尬的笑了笑,很无可奈何的说了句“没忘”。
  
  “可是……”,他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我立即就明白了,其实我也没想着他会和我走。
  
  “没事,人各有志嘛。”
  
  说完这句,我们都沉默了。他看着地面,不说话。
  
  “阿皮,我要退学了,你知道的,这里不适合我。”
  
  他看了我一眼,没有吃惊的表情。
  
  “我支持你的选择。兄弟,对不起,我不能和你走。你知道的,我好不容易才考上大学的,家里人让我好好读书,要考研,到时候找个好工作,那样才有可能出人头地。真的对不起。”他有些内疚。
  
  “没事”,我很艰难地说出这两个字,我没有怪他,毕竟考上这所大学是多么不易我们都是清楚地,那是多少个星河南洛阳市中心医院癫痫科好不好光拼出的梦想,多少个家人安然入梦自己却在执着奋战的夜晚才拼出来的。
  
  “那时想的太单纯,总是把未来想的太美好。现实其实是凌乱不堪的,我留在这里也是荒废,我根本从随波逐流的浪潮中游不出来,留下来便是等死,我宁愿死在路上,我要去追自己的梦了。”我有些激动。
  
  他拍拍我的肩膀,“兄弟,你所想做的,都是我想做的。可是我不敢像你一样,不敢跳出这个圈子。”
  
  当天晚上,我们出了校门去了路边一家大排档,他为我送别。也不知道当天是怎么回来的,只记得自己当时涕泪横流,吐的到处都是。
  
  第二天起来我顶着头疼,请了三天假回了家。
  
  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家人无论如何不会同意我这么干的。下了车,就看到父亲在外面眯着眼晒着太阳,一睁眼就看到我站在他的面前。他有些吃惊,没想到我会回来。
  
  “怎么回来了?”他问道。
  
  我看着父亲的脸,不知什么时候变得苍老了。也不知道为了供我上大学经历了多少雨雪风霜。我再也看不下去,到嘴边的话也说不出口。
  
  “爸,我有事给您说。”我往屋里走。
  
  父亲也一脸疑惑跟我走了进来。
  
  “爸,我有件事得跟您说,不过您先别生气,听我说完。”我近乎哀求地说。
  
  “我准备退学。”
  
  “什么?”我看到父亲像是突然被雷劈了一下地站了起来。
  
  “爸,您先别生气,听我说完。”
  
  父亲已经焦躁不安了,瞪着眼睛盯着我,好像在说,看你能说出什么理由来。
  
  “爸,我不想上大学了。我们学校很少有人听课,学校风气也不好,我自制力又不强,待下去纯属浪费时间。我想干自己想干的事。”我说。
  
  “那你想干什么?”看得出,父亲强压着火气。
  
  “我想去外面的世界走走。”
  
  父亲听了没有说话,点起一支烟一直看着我。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父亲嘴唇动了动。
  
  “你真的想好了吗?”
  
  我点点头。不敢说话。
  
  抽完烟之后父亲似乎平静了下来。
  
  “你可以去干你想干的事,我也支持你。谁年轻的时候没有仗剑走天涯的想法啊,我也有过。唉……”
  
  这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我喜出望外。
  
  “不过,我只给你一年时间,给你一点钱,剩下的都靠你自己,你能走多远是多远。一年完了你就安安心心回来上学。多见见世面也好,男人就应该闯一闯。”父亲这已经是很大的河南省漯河市第二人民医院癫痫科好不好让步了,我也很知足。
  
  我吃惊的看着父亲,没想到父亲这么开明,虽然只给了我一年时间,不过也真是出乎意料了。我心里直呼“老爸万岁”。
  
  “你妈那边我跟她说,你别担心了。明天我和你去学校,去办休学手续。”
  
  我简直惊呆了,这是我父亲吗?不过高兴地心情真是难以言表,那天晚上我几乎没怎么睡着,翻来覆去,热血沸腾。
  
  终于熬到第二天,父亲和我准备了该有的休学材料,去了学校。大约过了一星期,审批下来了,学校同意了我的休学申请。我回到宿舍收拾东西,告诉室友我的决定,室友们都吃惊的说我是不是疯了,我只是笑笑,没有说话,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阿皮拍拍我的肩膀,目光坚定地看着我。帮我把行李搬出去,校园里人们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好像我是一个被开除了的学生。我丝毫没有留恋就离开了,回到家安静的呆了一个下午,让心平复下来。
  
  掏出手机找到许巍那首《蓝莲花》播放起来。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天马行空的生涯,你的心了无牵挂。穿过幽暗的岁月,也曾感到彷徨。当你低头的瞬间,才发觉脚下的路。心中那自由的世界,如此的清澈高远。盛开着永不凋零,蓝莲花……”
  
  不觉之间天暗了下来,我收拾收拾东西准备明天就离开。
  
  第二天,我独自带上自己该带的东西,准备出发。父亲走进了递给我一沓钱,说“只给一千,看你能生活多久。”我嘿嘿一笑,“没钱了可以去打工嘛。”当时嘴里说出的打工现在看起来真的是太轻率了,真的不清楚自己会遇到什么。只是想赶紧出发,出门看到妈妈正在抹眼泪,我安慰她说没事,我已经长大了,保证每天报告自己的位置,生活情况,没事的。
  
  我听了几句妈妈的叮嘱后就上路了,没有回头看。
  
  一个人,一个包,一台相机。就这样我就踏上了自己的路,走在了勇往直前的路上。那颗不停燃烧的心在提醒着我,我已经走在路上。
  
  打车到了火车站,拥挤的人群,各种各样的脸。我挤过人潮,在窗口买了南方某城市的火车票。
  
  南方,一直都是我想去的地方。不是某个固定的城市,只是南方这个地方。
  
  我背着包找到自己的位置,靠窗的座位,一直是我的最爱。火车缓缓开动了,窗外的世界向后退去。我惬意地看向窗外,窗外闪过陌生的风景,心里升起久违的感动。火车平稳地驶进,穿越山川,穿过河流,穿过旷野,穿过村庄。一直漫不经心地看风景,旁边坐的一个中年人突然问我,“小伙子,是去旅游吗?”我应答着,“算是吧。”他看我也没有想和他深聊的意思,看了看风景就去和旁边的人瞎侃了。我插上耳机,逐渐远离我久居的地方。

上一篇: 诗酒伴婵娟

下一篇: 我的习惯和人性

© zw.xynvk.com  星际医生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