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藏花素 >  正文内容

漂泊的男人想回家

来源:星际医生网    时间:2020-10-20




  这是我中不堪回首的一幕。我之所以要以的形式把它记录下来,是想告诉所有像我这样在外的:家,才是你的港湾。  

——题记

 

  那年,万般的我,在遭遇了一场意外的婚变之后,与单位办理了停薪留职手续,不得不与了十二年的,抛下刚刚懂事的,冒着绵绵,含泪踏上了东去的列车,独自去广州闯荡。
  
  从未远离过的我,自认为与妻子分手,可凭借一身本事,在异地他乡谋求一份可供下半辈子生活的职业。可谁能想到,就在我刚下火车不久,大都市的美景还来不及,我差点儿变成了一个街头汉。
  
  那是一个飘着牛毛细雨的下午,我拎着包,兴高采烈地从广州火车站出来,站在路边的亭旁给广东电视台我过去的一个小新打电话。也许是我防范意识太差,当我打完电话,突然发现旅行包不见了。我登时急得手足无措,四处寻找,如游鱼一般穿梭于熙来攘往的人流中。可寻来找去,除了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和车水马龙的喧嚣声外,再也见不到我的旅行包。就在那一刹那,我整个人都变得麻木了:包里除了衣物、生活用品和十几本书籍外,还有我从那儿借来的2000元现金以及身份证、毕业证和一本厚厚的剪贴集,这可是我离家后的全部家当啊!旅行包在我眼皮底下被人偷走,我恨自己窝囊得不像个男人,当时那种感觉,仿佛天一下子蹋了下来,真脚下裂开一道缝钻进去。
  
  已经身无分文的我,在这个异地他乡,忽地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街头流浪汉,不!比流浪汉更可怜。我噙着泪不停地环顾左右,心慌乱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不知如何是好。后来在一位好心人的指点下,我跑到附近的流花派出所报案。
  
  第一次来广州就出现这样的事,对我这个极要面子的男人来说,不亚于脱光了衣裤给路人看,真是丢人。我在流花派出所呆了大半天,没有任何结果。最后,我不得不借用派出所的电话把这个坏消息告诉小新。当小新打的过来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竟然当着学生的面呜咽起来。
  
  晚上,小新带我到一家“小吃”饱餐了一顿,然后安排我在她的一位男同事房间休息,还买了许多零食放在我的床头柜上。我求助小新,这次来广州一定要帮忙找个事做,并且把我离家的情况也告诉了她。小新对我的遭遇很是同情,她安慰我一番后,女性癫痫病常规治疗方法要我先好好睡上一觉,有什么事等明天再说。
  
  送走小新,我返回房间,突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望着窗外大都市那色彩斑斓的夜景,我却毫无兴致去观赏,也无法将一颗漂泊在外的心静静地安顿下来。是第一次出门不顺带来的烦恼,还是对家庭的于心?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人近中年的我早已不适应这种东奔西跑的颠沛生活。但为了生存,为了一个男人的自尊,我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去碰,去撞!谁让你把一个好端端的家给舍弃了呢?谁逼你去过那种苦行僧一般的单身生活呢?冥冥之中好像有人在奚落我。
  
  翌日上午九点多钟,小新来到我的房间,邀我一起下楼喝早茶,并告诉我,等会要我见几个想见的人。下楼时我想,这几个人会是谁呢?我认识吗?小新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
  
  穿过马路,走进一家装饰豪华的酒楼,绕过铺着红地毯的大厅,我们来到二楼拐角的一间包厢。
  
  小新把门推开,只见里面已经坐着四五个陌生的年轻人,个个气宇轩昂,可人。当小新把我介绍给大家时,几位年轻人都很有礼貌地站了起来,并一一同我握手,接着,每人还递给我一张名片。我接过名片一看,除了个子稍矮的一位和小新在同一家电视台外,其余四位都是当地的著名记者,其中一位还是新闻部主任。我不明白小新把我介绍给他们是什么意思。
  
  茶上桌后,新闻部主任问我原来是干什么工作的,我说教过书,在当地媒体做过见习记者。紧接着又问我是什么文凭,我告诉他学的是中文,本科毕业。正说到这儿,小新插话进来:“还在我读初中时,我就发表了不少作品,还获过不少奖哩!”我瞪了小新一眼,她不好意思把头偏向她的朋友。
  
  “我看这样吧,”新闻部主任对我说。“你的事小新昨晚打电话告诉我了,我们报社正准备招聘一批记者和,你先把毕业证和你发表的作品样报给我,我带回去给领导说说,你看怎么样?”
  
  小新一听急了,马上把我昨天丢包的事说了出来。新闻部主任听后,叹了一口气,说没有证件和作品有点难办,不过,他回去可以向领导反映一下。
  
  喝过早茶,小新把我拉至一旁,从坤包里掏出五百元钱,对我说:“你自己上街玩玩,如果他那里不行,再想办法。”我接过钱后,眼眶湿了,没想到在异地他乡还有这么一位好学生待我,真不枉教她几年书啊!
  
  由于不好,我哪儿也没去,静静地待在房间里,耐心地等了两天。这种难熬的日子,我从未经历过,枯燥,乏味,,心慌,简直令人窒息。
  
  小癫痫病外伤致成的能看好吗?新每天下班后就过来陪我吃饭。到了第三天中午,她突然跑来告诉我,说报社的事“黄”了,毕业证和身份证丢了事情很难办,她一个劲地说对不起。我说,这怎么能怪你呢,你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要是没有这层师生关系,谁还会这样热心待我?
  
  看来,要在广州找一份合适的工作也不易啊!
  
  我不想再等了,与其让小新为我操心,倒不如自己出去找事做。但反转来一想,如今身份证、毕业证都没有了,要在广州这个方找个落脚点,没有熟人关系,谁敢接收?人啊,一旦倒霉,做什么都不顺。我该怎么办?又回老家?
  
  第四天早上,我刚刚起床,小新就急忙跑来告诉我,说她同事的一个亲戚,在广州天河区开了一家公司,正缺一个会写的办公室主任,月薪1800元,还有奖金,问我愿不愿意去?我问她没有身份证行不行?她说她跟同事讲好了,愿意为我作担保。
  
  我答应小新去那家公司看看。
  
  吃过早饭,小新用电话约了她的同事,并向单位告了假,陪我一起坐公交车去了天河区。
  
  在天河区体育中心下车后,我跟在小新和她同事小钦的后面,沿着一条宽敞平坦的水泥路,远远地看到一道气势恢宏不同凡响的水磨石大门矗立在眼前,我的心不由得一阵兴奋。
  
  小钦带着我和小新,绕过一座花坛,走进一间漂亮的办公楼大厅。见到老总时我才发现,这是一位身体微胖脸色红润年龄在45岁左右的中年人,姓汪。当小新把我的情况向他作了介绍后,汪总紧紧地握住我的手说:“搞企业不像坐机关,我们是重能力,不惟文凭论,只要你有敬业,有团队,谁来都欢迎!”
  
  就这样,在小新热情的帮助和小钦的举荐下,我正式加盟到汪总的公司,并且用小新临走时留给我的1000元钱,购买了一些书籍和日常生活用品,当天就住进了员工宿舍。
  
  办公室的小雯是个女的,对我十分热情,帮我整理好床铺后,便带着我到公司的各个部门转了一圈,然后领着我去公司食堂就餐。
  
  没有多久,公司里的员工几乎都认识了我,汪总对我的工作能力更是赞赏有加。
  
  然而,单身生活是无奈的。过惯了从前的家庭“享受”,现在一切都要自己动手,实在有些不习惯。公司里有食堂,但有时稍去晚点就没吃的了,我只好去外面吃盒饭。更令我感叹的是,以前衣裤脏了,有妻子帮我洗,如今得自己一件件学着干。有时工作太忙,累得我直不起腰,下班后,便一头栽倒在那张硬邦邦的床上,仰望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着天花板,想起以前下班后躺在席梦思床上,接受妻子的按摩或接过爱女送过来的一杯浓浓的热茶时,心里便一阵戚然……
  
  办公室的小雯是个有心人,她不知从谁那儿得知了我的婚变,每天下班后没有按时,总找我闲扯一些男女方面的话题。而受过的我,每当她提及此事,我就把话题转到公司方面去了。小雯觉得很失望,她时不时地逗我开心,有时买烟给我抽,有时带着我去公司附近的歌厅唱歌。慢慢地,我的心情也变得轻松起来。
  
  这一年的我在公司里度过。由于公司效益好,我还拿到了2000元奖金。俗话说,每逢佳节倍思亲。来到广州后,由于忙于工作,我没有来得及询问女儿在家的情况。当我静下心来,独自坐在宿舍想心思时,那种恋家的情结如同蛇一般地啃噬着我的心。我马上给女儿写了一封信,鼓励她好好,认真,在家听妈妈的话,并把公司发给我的2000元奖金全部寄给了她。
  
  二十天之后,我收到了女儿的回信。她在信中告诉我,说妈妈病了,在医院里住院,是她天天在照顾。信最后说,她的成绩下降了,由全班的前五名落后到三十一名。我看到这里,心里如刀绞一般疼痛,喉咙也随之一阵哽咽。我把信揣在怀里,望着那一片,心里默默念道:女儿,是对不住你。如果我不家,如果我不离开你,你的成绩无论如何是不会下降的,你也不会在这个小小的年龄就过早地承受生活带给你的压力!我这样想时,就像断线的珍珠,“吧嗒吧嗒”地滴落在女儿写给我的信纸上,想起拥有的幸福之家,我的心在颤抖,我的心在滴血!
  
  女儿这封信对我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她很快就要小学毕业了,如果还这样下去,岂不要毁了她的前程?我是一个极有感的,既然生下了她,就应该担负起培育她的重任。可目前的我又能怎样?小孩给了女方,难道她就没有责任管了吗?我苦思不得其解。
  
  有一次,当我和汪总闲聊时,无意间将我的心事吐露了出来。汪总听后,既同情我,又感到十分为难。最后他问我对前妻的看法,我说她是个好,有教养,心地。“那就行了呗!”老板一拍大腿笑道,“我建议你二人复婚,这样对家庭对孩子都有好处。再说,结发夫妻还是好啊!”顿了顿,汪总满怀心事地告诉我,说他的情况和我的差不多,他曾经也和离过婚,后来看到儿子的成绩每况愈下,而且还沾染了赌博恶习时,于是他毅然决定和前妻复婚。
  
  听了老板一席话,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没想到这件事竟被办公室的小雯知道了。一天下班后,她特意请我到外面餐馆吃饭,从没见她喝过酒的我,第一次北京小孩癫痫治疗医院发现她喝了很多红酒。她借着酒意问我是不是想和过去的妻子复婚?我点了点头。她一听,猛地攥着我的手,骂我不像个男人,既然离了婚,为什么还要走回头路?她劝我就留在广州,说我有能力,一定会干出名堂。最后,她醉眼朦胧地对我说,只要我留在广州,再找一个年轻漂亮的是不成问题的。我明白小雯话中的意思,也知道她对我有几分感情。可我是个传统的男人,如果留在广州,与前妻复婚的希望就变得渺茫,那我女儿以后该怎么办?生活在单亲家庭的她会感到幸福吗?那天晚上,我想了很多很多。
  
  生于斯而长于斯的我,在外漂泊久了,恋家的情结愈发强烈。这样过了半年,有一天,我对汪总说,为了孩子,我想与前妻复婚,要他帮我写一封信,先探探对方的虚实,看看她是怎么想的。汪总当即答应。没过多久,汪总就收到了我前妻的回信。当汪总把前妻答应复婚的回信拿给我看时,我顿时百感交集,心里有一种说不出也道不明的幸福感。
  
  一年合同期满后,由于恋家心切,我决定辞职。汪总虽有些不舍,但念及我的情况特殊,也只好作罢。
  
  离开公司以前的那天中午,汪总特意为我饯行,还把公司的中层干部都叫了去,当然,小雯也去了。酒席散后,我发现小雯已经喝醉,口里竟说胡话。聪明的汪总担心小雯会闹出事来,便立即派车把我送到宿舍。当天傍晚,小雯酒醒后来到宿舍找我,质问我为什么要回去。我只能告诉她,为了孩子,我必须回家。那天晚上,小雯说什么都不肯走,两人只好静坐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我乘上广州至怀化的火车,于翌日下午回到了家乡。当我走下火车,随着拥挤的人流走出站口时,猛地发现女儿正牵着她的手飞快地朝我跑来。登时,一股热流涌遍全身,在女儿“爸爸!爸爸!”的呼唤声中,我的双眼早已是一片泪海。
  
  在外漂泊了一年之后,我终于回家了,回到了从前那个幸福的家,回到了梦魂牵绕的女儿身边。
  
  有一句歌词说得好: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是呵,感受了离家漂泊的,我愈发觉得有家的幸福,在身边生活,那种日子才是甜蜜的,是用金钱买不到的!
  
  如今,我非常珍爱这个家。因为有了家,有了妻子和女儿在身边相伴,那种生活,才真正叫着温馨无比!
  
  男人,应该拥有一个幸福的家,留住每天带给你的那一份心情,让家庭充满爱,让日子不再漂泊……(东方木/文)

【责任编辑:】  

© zw.xynvk.com  星际医生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