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桂系 >  正文内容

守护婚姻里的初心

来源:星际医生网    时间:2021-10-06




  所谓距离,敌不过朝夕
  
  杜兰清晰地看到了自己与潘柏铭之间有了距离。这距离也许是来自于日常的琐碎和柴米油盐,也许是在把60平方米的房子换成了160平方米的房子后,也许是起始于女儿报兴趣班时产生的分歧,也许是因为他们好久都没再称呼彼此“亲爱的”了……杜兰起初并不在意,谁过日子没有分歧?谁的婚姻没有瓶颈期?最后不都是熬过来了吗?
  
  只是,近日来,冷战进一步升级,两个人已经分居大半个月。吵架的起因是因为潘柏铭升了职,可杜兰居然是从大学班级微信群里得知的消息。潘柏铭到家刚坐稳,她便黑着一张脸:“原来这么多年,我竟是一个连普通同学都不如的外人!”
  
  潘柏铭像是习惯了这阵势,拿起茶几上的西瓜,皱着眉头吃了几口:“我早就发过朋友圈了,你没看见怪谁?”
  
  “你还有理了是吧?这种事儿难道你不应该亲口告诉我吗?你是在和手机过日子还是和我过?”杜兰气呼呼地说着,居高临下地看着潘柏铭。
  
  潘柏铭瞟了她一眼:“你还知道是和我过啊?我还想问问你是和我过还是和你那永远谈不完的生意过呢!每天拿着计算器算来算去,连看都不看我一眼,你什么时候关心过我?”说着,潘柏铭从沙发边的五斗橱里拿出医院的诊断书摔在茶几上,随后走进卧室关上门。
  
  杜兰拿起诊断书,翻开后快速扫看,一连串诸如胃粘膜脱落、胃出血等字眼映入眼帘,她看了一眼诊断书上的日期,已经是上个月的事了。一瞬间,她很心疼潘柏铭,对自己的粗心心存愧疚,但想到他应酬回家喝得不省人事的样子又觉得这是个让他学会养生的好机会。
  
  杜兰走到卧室门边,声音降低了八度:“我早就告诉你表面上应酬应酬就行了,可你就陕西哪个医院看癫痫病好是不听,家里又不指着你挣钱,你就把你的本职工作做好……”没等杜兰说完,卧室的门被猛然打开,潘柏铭穿戴整齐地站在她面前,看都没看她一眼:“让开!”
  
  防盗门被重重地关上,杜兰强忍着的泪水被震出了眼眶。
  
  杜兰觉得委屈。这些年来潘柏铭每天在办公室看报纸喝茶水,哪里知道她凌晨便去服装批发市场进货的辛苦,160平方米的房子,差不多都是她一个人挣来的,可房子大了,距离也不知不觉间拉开了。
  
  结婚八年,杜兰在如今逐渐冷却的婚姻里开始怀念初婚时吵架的场景。两家父母拿出所有积蓄为刚毕业的小两口在这个二线城市买了套只有一室一厅的小房子,那个时候不是不吵架,只是单人房双人床,吵得再凶最后都会在床上耳鬓厮磨,言归于好。
  
  靠谱的感情都势均力敌
  
  两人尚未破冰,家里却来了客人。大学的另一对璧人欧洲四国游度假归来,飞机落地的时候已是傍晚,没有了回去的车次,于蔓甜甜的声音在微信班级群里响起:“不好意思哦,我要携老公去骚扰潘柏铭和杜兰了,见面之后我会在第一时间发合影哦!”话音一落,班级群里就炸了锅。当年的这四人绝对是系花系草级别,两两配对成功后,更成了工商管理系的一段佳话。
  
  于蔓尽管是风尘仆仆依然挡不住归者春风得意的笑容,刚一碰面,她就拉着杜兰说个不停。到了饭店,她突然停了下来,笑着说:“你看看我竟顾着说我俩了,你们也说说自己,我特别想知道你们这几年是怎么过的。”
  
  见潘柏铭不吱声,杜兰强挤出笑容:“就那么一天挨着一天过呗!我们足不出户的,哪有你们的生活精彩啊!还是听你说吧。”说话间,于蔓的餐盘里已被她的老公堆成一座小山,她嗔怪道:“和你说过了颠间病是什么引起的,自己多吃点儿,别竟顾着给我夹,你看我都胖成什么样儿了!”可她被宠溺的幸福溢于言表。
  
  杜兰正在心里暗自羡慕,潘柏铭便把自己还未动筷的餐盘放在了她面前:“你平时只喜欢吃青菜,这一餐听我的,试试荤素搭配。”杜兰顺手把潘柏铭的杯中酒换成了果汁:“那你也听我的!”这其乐融融的情景让杜兰瞬间有了时光倒流的恍惚。于蔓在一旁嚷嚷:“好了好了,你俩一会儿回家腻歪去。对了,杜兰,听说你正准备扩大店面,规划都做好了吗?”
  
  杜兰摇摇头:“想了几个方案,觉得都差那么一点点。阿蔓,我记得有一次咱们系的学生会搞活动拉赞助,最后是你搞定的吧?你鬼点子多,帮我出出主意啊?”于蔓笑了:“那次的赞助确实是我拉的,可策划人却是你家老潘,你应该考虑考虑他的意见。”
  
  杜兰没接话,心里却在想,潘柏铭所有的灵感和脑细胞也许都被办公室的茶水给冲淡了,可眼下的场景如果不让他说上几句也无法继续下一个话题,所以杜兰换上了满含期待的眼神看向潘柏铭。
  
  从店面选址到装修方案,从管理制度到人员配备,从资金周转到商家合作……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里,潘柏铭条理分明地一气呵成。等他说完,杜兰倏忽间发觉,这些建议合情合理又符合实际,简直就是自己一直在寻觅的方案。潘柏铭的话音刚落,对面的两人很合时宜地给予了掌声,杜兰嘴角挂着藏不住的笑意:“你们两个倒是很有默契,连起哄都能配合得天衣无缝!”于蔓举起酒杯:“默契是必需的,你们不也是一样嘛,靠谱的感情都势均力敌。看来杜总对这个策划案非常满意,那让我们提前庆祝一下吧!”
  
  觥筹交错间,杜兰反复咀嚼于蔓的话:靠谱的感情都势均力敌。是啊,夫妻本是一条船,两人一起掌舵向前行驶,如果船行得稳癫痫病能治不?而快,那么功劳一定不是某一个人的,而是两人都在朝着同一个方向共同努力。
  
  不做感情里的懒虫
  
  一直以来,杜兰都觉得自己对这个家的付出比潘柏铭多。
  
  刚毕业那年,两人一起报考公务员,潘柏铭被录用,杜兰落了榜,之后她打过几份工,赚足了管理经验,女儿刚过完百天,她便投入了商海。她时常累得栽在沙发上睡得不省人事,潘柏铭为她脱鞋、卸妆、换睡衣。他在心里心疼她,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与她换换位置。
  
  创业虽然辛苦,可存折上与日俱增的数字却是对杜兰最大的鼓励,潘柏铭便自告奋勇地做起了家庭主夫:家里的一切日常,女儿的接送和课余安排,四位老人的生活琐事,三个家庭的所有事务,他都安排得井井有条。
  
  然而新官上任三把火,自从潘柏铭升了职,他就有着开不完的会,太多工作上的细节需要他亲力亲为。接送女儿的事自然落在了杜兰的身上。因为一直有潘柏铭做专职司机,她很少自驾,更别提接送女儿了。
  
  由于杜兰对地形不够熟悉,加上驾驶技术也不娴熟,第一天接女儿就出了事。在距离女儿学校1公里外的路段处,她驾车追尾,所幸车速不快,人没啥问题。
  
  给保险公司打过电话,杜兰看了一下时间,女儿马上要放学了,犹豫了片刻,还是打给了潘柏铭。潘柏铭的单位离着挺远,可搭着同事的车,他到得比保险公司还快。一下车,潘柏铭径直走向杜兰:“有没有被伤到?”关切的目光里泊满了担忧和惊恐。“女儿以后还是由我来接吧,如果我实在没时间,你就叫出租车吧。”待一切处理完毕,潘柏铭把杜兰和女儿平安送回家,才又匆匆赶回了单位。
  
  杜兰在厨房里一边准备晚饭,一边回想起于蔓小住的那癫痫病恢复期的临床表现一夜,两人促膝长谈到天空开始泛白,她断断续续地说了很多,杜兰以为于蔓一定会为她抱不平,可是于蔓却问了她一句:“杜兰,你觉得你和潘柏铭到底是谁变了?”
  
  杜兰觉得于蔓问的这个问题简直不可理喻,她这一夜算是白熬了。可现在她懂了,变的是她,忘了初心的也是她。
  
  杜兰一直觉得自己打拼创业很辛苦,买房买车的大部分钱都是她挣来的,她一度用有形的东西去衡量付出的价值,所以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都在无视潘柏铭的用心经营和无法计量的付出。
  
  那天,在人来人往的车站,杜兰和于蔓说着告别的话,那些窃窃私语如今想起来格外清醒,也分外温存。“婚姻里最可怕的,是人心开始变得懒惰;懒得心动、懒得解释、懒得沟通、懒得经营……也许你会说自己累,没有心情,可爱他应该是日常,关心他理应成为习惯,你问问自己,是否还保有恋爱时的那颗初心?”
  
  仔细想来,这些年,在潘柏铭的悉心照料下,自己和女儿的身心健康,四位老人也都生活得舒适惬意,而他自己也从来没有停止过进步。杜兰忽然意识到,潘柏铭所付出的一切,是如此的稳固而踏实。
  
  砂锅里番茄炖牛尾的香气已经溢出厨房,这是潘柏铭最爱吃的一道菜,自从搬进这间大房子,她却再也没为他做过。
  
  杜兰拨通了潘柏铭的号码:“亲爱的,忙完了吗?等你回家吃饭哦!”
  
  听筒里传来低沉而爽朗的笑声:“遵命,马上回家!”
  
  杜兰看向窗外,明明是初冬时节,可她宛若看见了冰雪的消融。她脱下宽松的家居服,换上了一条真丝睡裙,海藻般的长发散至腰间,覆盖住玲珑有致的曲线……这一刻,那颗休眠已久的初心,正在苏醒。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迈过失败那道坎

© zw.xynvk.com  星际医生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